是什么让兵王强制退伍?当他再次拿起机枪,枪口对准的却是……

摘要: 8月的H市骄阳似火,最高气温达到39度。干热干热的,太阳烤在人的身上,让人心焦。

12-11 06:36 首页 雷霆反击


8月的H市骄阳似火,最高气温达到39度。干热干热的,太阳烤在人的身上,让人心焦。

这是一个老旧的小区,建成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了,绿化很好。是个特别有人气,且特别成熟的小区,每天下午,一帮老头会在广场的树荫下下棋,打牌,有老奶奶们组成的合唱团,每天自娱自乐的唱唱红歌。小区中央有一个面积不小的人工湖,正是暑假,不时有孩子们拿着小鱼竿和小网兜,捕捉一些小鱼,小虾。小蝴蝶之类的。

因为周边有3所大学,所以这个小区的夜市人气也很旺。晚上,露天大排档开始营业,香喷喷的烤鱼,羊肉串,全羊。色泽娇艳的大龙虾。各色小炒菜,还有那清凉的啤酒。一群群出来打牙祭的学生,晚上不愿做饭,拖家带口出来吃排挡的住户。呼喝声,欢笑声,吆喝声,让这个老旧的小区,显的那么富有活力。

每天的夜市大约到凌晨2点左右结束后,才是整个小区每天最宁静的时候。除了湖边青蛙的叫。几乎不再有任何的声音。

小区39栋三楼的一套公寓,这是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,将近一百个平方,房没有任何特色,内部装修也很简单,客厅里只有几张老沙发,和一架红木雕刻的茶几,看上去有似乎已经些年头了。墙上挂着几幅老画。打扫的很干净。三间卧室空着两个,只有一个卧室用来居住,卧室里放着一张老式的红木双人床。看上去铺的很舒服,因为是夏季,上面还有一张凉席。一床被子整齐的叠成一个刀切的豆腐块状,棱角分明。

靠窗的地板上铺着一条军毯,一个人正平躺在上面,衣服和裤子被折的适中,放于脑袋后枕着。一个黑色牛皮刀鞘,从脑后的衣服中漏了出来一个角,里面插着一把短直的,开了双刃的龙骨结构战术刀。那人睡着了,紧闭的眼皮微微跳动,像是在做着什么梦。

夜还是那么安静。整个小区都仿佛在安静的沉睡…

“呼……”随着一阵急促的大喘气,躺在地上睡觉的人,像条件反射一样,单手抽出战术刀,猛的坐起身来。待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以后,才双眼微闭,调整着呼吸节奏,反手把战术刀插回刀鞘,一边还警惕的用耳朵在听一听四周的声音。

“又做梦了,呵呵……”那人收好刀后,自嘲的笑了笑,爬起身来,摸出一支烟,在黑暗中点燃。漆黑的房间,那一点跳动的火苗。显得尤为显眼。

我叫夜阳健,夜晚的夜,阳光的阳,健康的健。今年24岁,是一名退伍老兵。原属,NJ军区,7077野战部队A3特种旅177连。驻地在F建Z州,担任对台作战任务,我的主要科目,是亚热带气候条件下的丛林战,生存,渗透,爆破,搜寻,伪装,小队单位战术作战……

我不是特种兵。从18岁进部队开始,我从不知道怎么样的兵才算是特种兵。我问过连长,连长告诉我,这个问题范围太广,执行特殊任务,拥有特殊使命的才能被成为特种兵。因此,炊事班的炊事员,建设兵团里开挖掘机的工程兵,部队农场里养猪种菜的,都是特种兵……

所以,我不是特种兵,我是一名野战军特务连战士,我的保密期是五年。我有刺青,是在部队第一次出任务之前刺下的,左肩是一个黑色的狼头图腾标志,右肩是我的条形码编号,177-4130……




我问过连长:我们怎么还要纹身?征兵体检的时候,不是手上有个烟疤都不能通过吗?

连长说:那是用来在你们战死后识别尸体用的,有可能你们的脸会被子弹打飞也说不定……

“连战啊连长,不知道你们现在怎么样了?我很想你们,我在这里过的很苦,比在山里还要苦……”掐灭了烟头。夜阳健又躺了下去,右手抚摸着脑后枕着的战术刀。口中喃喃。转眼又睡了过去了。梦中反复回响着宣誓的那一刻……

一辆红旗军车缓缓的驶进H市某大学,静静的带起了满地的落叶,停在了男生宿舍楼下,一名二十来岁,年轻的勤务兵打开车门走了下来,笔挺的军装,身型潇洒挺拔,脸上挂着淡淡微笑。引得周围一帮路过的女生心中小鹿乱撞。

“…那当兵的好帅啊~”

“…就是~就是~,比我们军训时候的黑脸教官帅多了~”

“…小丽,你有兴趣呀~去要个电话号码呗~”

“…老娘看上他了~嘿嘿~”

“…兵哥哥~你真帅~……”

这帮女生走过轿车周围,洒下娇笑一片……

勤务兵脸上依旧挂着淡淡为微笑,当做没有听见,整理了一下军装,打开后车门。恭敬的看着一个的中年军官,从里面走了下来……

中年人大约50岁出头,鬓角都有些花白了,也是穿一身笔挺的军装,两肩上挂着金闪闪的的肩章。虽是人到中年,有些发福。但是一脸彪悍之气不减,目光炯炯,眉宇间似有似无的带着一丝凌厉的煞气,那是见过血的军人特有的勋章。

“…嚯~哥们,你看!两杠四星。是个大校~”学生中有军事爱好者一眼就认出了那闪亮的肩章。

“…大校?大校很大吗?”一小白问

“…当然大,再往上升就是将军了,你说大不大?”军事爱好者鄙视的对小白讲解着。

“…那他和市长谁大呢?”小白同学继续问。

“…笨蛋!部队和地方没有可比性!我只能告诉你,到了他们那个层次的人,都很好,很强大~”……

“喂!小健,我是你大伯。我在你宿舍楼下!下来一趟”中年军官,站在男生宿舍楼下打了个电话后,微微叹了口气。“小健啊小健,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呀。”

一分钟后,从三楼走下来一个男生,黑黑的皮肤,一头长发扎成马尾。眼框红肿,显然很久没有休息好,眼睛却冷冽的犹如秋风里的刺刀,直勾勾的看着前方,一双剑眉冲天。

“大伯~”夜阳健低下头,轻声而礼貌的打了个招呼。

“我到这里来的目的,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!”中年军官微微点头问道。

“是的,大伯!老爸电话里和我谈过了,我知道我最近的状态很不好,也犯了很多错误,所以,我接受家里的安排。”夜阳健早就知道是什么事,也做好了心理准备,如实回答道。

“哎!你这孩子!大伯很理解你,你奶奶刚去世,你从小是她带大的,我知道这对你触动很大,可是你不能把它当做你堕落的借口,为了你奶奶,你就更应该好好的学习,像现在这样整天在学校喝酒打架,也不是个事啊。”中年军官拍着夜阳健的肩膀说道。




“大伯,我是奶奶带大的,你说的这些,我都知道,可是我控制不了。换个环境也好,反正大学生活也就这么回事,上不上都一个样子!到部队,说不定,我还能有更好的发展呢。”夜阳健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。对于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活,他其实还是有些不舍的。

“想好了吗?”中年军官微微点头,他从小就很喜欢夜阳健的坦率。

“想好了!”夜阳健很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中年军官微微沉思了一下。摸出一盒精致的铁壳香烟,点着了一支,顺手把其他的丢给了夜阳健。烟盒上,两把钢枪交错在一起,中间一个浮雕的八一军徽。下书一排行楷,显示这烟是特供烟。

“侄儿!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随便给你找个舒服的部队过度两年,镀镀金,等于给你买一身军装,回来后好分配个好一点的工作。第二,去最苦的地方磨练自己。你选择哪一个?你已经十八岁,是成年人了。大伯尊重你的任何选择。”深吸了一口烟,中年军官开口发问。两眼炯炯的盯着夜阳健。

“呵呵,大伯,看您说的。外公当年打过抗美援朝,后来把您和我老爸一起带进部队。我爸转业的早,您却一直留在部队,这都快提少将了。我说什么也算是半个将门虎子。你说我会怎么选择?我夜家男人难道会出个软绵绵的二世祖?”夜阳嘟着嘴,貌似委屈的看着中年军官,在长辈面前那种小辈的腼腆相尽显。表情似笑非笑,又有些自嘲的说……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中年军官哈哈的开怀大笑。

“好,我就知道我们夜家没有孬种~你老爸当年是最好的军人,我相信你也是!好!不愧是我夜问天的侄子!哎~可惜我自己生了个丫头……”

夜问天笑罢弹掉手中的烟头,收拢起脸上的笑意,带着不可质疑的威严回头发布命令道。

“勤务兵!”

“是!”年轻的勤务兵“啪”的一声靠脚,立刻立正站好,等待命令。

“小李,你先去带小健办理休学手续,下午带小健去体检,我给校长打个电话,叫他按照国防生的身份办理!”

“是!”勤务兵小李敬一个漂亮潇洒的军礼,接受了任务。顿时又把几个女生看的两眼水汪汪~

“小健,下午体检,去把你的长头发给我剪了,超过一个厘米。看我不揍死你!”夜问天对夜阳健一头马尾辫长发一直是很有意见的,他妹的,整的和文艺青年似的~~

大校的身份是很压人的,部队的做事风格,就是雷厉风行,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。夜阳健国防生的身份瞬间就被定下来了。校长在电话里拍着胸脯向夜问天保证。夜阳健退伍回来后还能拿到大学的毕业证书。

下午的体检,在勤务兵小李忙前忙后的张罗下,军检处仿佛开辟的快速通道般迅速。凭借的出色的身体素质,夜阳健顺利通过所有的体检项目,唯一不合格的就是包~皮有点长……包~皮过长,容易滋生泌尿系统感染和疾病,军队为了预防大规模泌尿系统感染,所有要求士兵包~皮过长必须做环切手术。

夜问天眉头一皱,斜眼看了一眼负责泌尿系统检查的女军医。那女军医立刻会意,关上检查室的门,连脱带拽,连哄带骗的,在夜阳键痛苦的呐喊声中,瞬间完成了这个简单的环切小手术。

看着夜阳健饱含热泪的双眼,和那好像被人凌辱的过表情。这个十分漂亮的女军医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小弟弟,姐姐也是为了你好!你要知道,假如到了部队复检不合格。还要再剪一次,那里的军医,可比姐姐我下手狠多了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十个包~皮一盘菜,到时候你就能体会出姐姐的好了。我下手绝对有分寸,你看造型多标准,犹如教科书一般的典范,以后绝对又好用又好看……”女军医一脸笑意。一番话说来大大方方,反倒是把夜阳健弄了个大脸红。




体检通过,叉着腿,和鸭子似的撇着两条腿走路,夜阳健好不容易才上了大伯的车,带着对强行夺取自己“第一次”的女军医的复杂心情,以及对自己留在军检处的几钱肉的不舍。随着夜问天回家去了。

“我靠你大爷的!说切就切呀!疼死小爷了!小爷诅咒你嫁不出去……”车开动后,夜阳健再也不顾及大伯就在身边,破口大骂起来。

夜问天在一边微笑不语。过几天还要政治审查,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!自己要带走的人,谁敢说不让?

H市军区“八一”招待所的一间大房间里。

几个男人穿着印有国旗和军徽黑色T恤,正围坐在一张宽大的床边。黝黑的皮肤,扎实的肌肉。看上去各个透着股精明强悍。

“江连长,这次不就是带一批兵嘛,干嘛这么劳师动众的连你都下来了。交给我和五班长,你难道还不放心我们?”其中一人手上夹着着烟的汉子说道。

“恩,我说实话吧。是有点不放心,你们这帮小子挑兵的眼神是不错,可惜还不够毒!我要的,不是那些只会走正步,叠被子好看的文明兵,我们177哪个兵会没事干整天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?那叫没出息!我觉得出去打架都比这个强!……”被称为连长的人也不避讳什么,对手下的人明确的说。

江海!这是一个挺高的男人,三十岁上下,笔挺的军装像是向量定做一般的帖服在身上。看上去身材很匀称,宽阔的肩膀上,佩戴着闪亮的军衔。两杠两星,显示着他在军中的身份,A3特种旅的一名中校,职务是连长。按说在国内一般部队里,中校军衔最起码也是个副团长了。但是在A3,全部军人都是职业化,在那里军衔不代表一切。

“这次上面为了对台作战任务,决定要把我们连顶起来,兵员方面要特别主意。尤其是在挑选的时候。那批老兵们都快到时间了,也不知道今年几人走几人留。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江海叹了口气,他在军中十几个年头了,见惯了人走人留,可是到现在为之,每到退伍的时候。看着那些离开的战友,他依然会觉得很伤感。

“铁锤,今天我们有几个名额?”海洋点着一支烟,细细的品了一口,回头问身边一个黑壮的男子道。

“连长,根据新的作战指导部署,我们需要成立一个新的战斗班。”铁塔一般的黑壮的一排长铁锤。一边回答,一变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大把资料平均分给周围的几个人。“这是今年H市参加体检,并通过的人,5天后开始政治审查,这些资料大家先顺一遍,找出一些苗子,我们提前去。先挖出几个好的回去受训。”

“靠,一排长,你丫手太快了吧。这么一会资料就弄来了?这么老多,要看到什么时候?”二班长看见分在手里厚厚的一塔资料,立刻开始鬼叫鬼叫着。

“老二,留心看看有没有什么刺头,这些够刺的小子才对我胃口。”五班长嘿嘿的笑着。

海洋看着手下的人分类整理各种资料,这些事情他是不会上手的,所以干脆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。

洗了一把脸,电话响了。是他的老团长夜问天打来的,说是有个事情拜托一下……

夜阳健此时正在家里躺着休息,他是好动的人。昨天被漂亮的军医姐姐切了包~皮。不能剧烈运动。百无聊赖的正躺在床上犯迷糊,手机忽然响了

“大健,在干嘛呢?”

“在家闷着呢。”

“闷着干啥,出来打球。快,都等你呢”




“打球?打毛线球!老子昨天受了点伤,心很痛,蛋更疼~”

“伤个屁,我可告诉你啊,你的那个暗恋好多年的小美人,叫什么什么~南什么来着的,她今天可是特地来球场边看他们日语系和我们工程系比赛呢。这可是最露脸的时候,一亲芳泽的大好机会啊!不容错过,决绝不容错过!”

“啊?什么?她也去?……可我这状态去了也不顶事啊~再说了,我要去部队了,她以后估计也要去国外,我们没有机会在一起的。”

“狗屁!~你丫来不来,你要是不来,我可把我们上次一起光屁股游泳的**发校园网上去啦。”

“你丫自己暴露狂~还想拉着我垫背?得,我去还不行吗?我这大好的形象,要是被你破坏了,我多冤啊我!”

“给你10分钟”

“20分钟!”

“你丫还化妆呢?家里学校那么近还要20分钟!?”

“龙泥马!~~~都说了老子蛋疼!”

“……真蛋疼?”

“你不废话会死啊~!”

……

夜阳健放下电话,觉得左右也是无事,仔细看了看胯下的伤口,好像已经没问题了。就换了衣服出门奔着学校方向去了。前脚刚走没几分钟,后脚一辆军用越野车就停在楼下了,两个军官走下车子,核对了一下资料上的地址。按了门铃,半天无人应答。

“这就是夜阳健的家没错啊,估计是不在家。”

“先侧面了解下情况吧!”

随即找一个居民问了下路,就开着车奔着当地派出所去了。

二人开车来到了当地派出所,离夜阳健家挺近的,大约3分钟车程。进了派出所,说明了来意,拿出介绍信,。因为每年都有这样的事情,派出所所长也是熟门熟路,很热情的招呼一名片警和档案员开始协助政审。

片警带着一行人进入会议室,吩咐档案员去找出所需要的档案,交给两位下来带兵的军官。陪坐在边上,端茶,倒水,点香烟的招呼着。

“…嚯~好家伙,这么老厚一打!…”二班长翻开档案的封皮之后到吸一口气,一页一页看下去,基本上全是各种打架斗殴事件的处理意见,足足二十来张。时间还都是同一年。

“这就是一个惹祸精嘛!”二班眉头一皱的说。

“两位,这片都是我负责的,所以这个事情我大致知道点。这个夜阳健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,去年他奶奶意外的在家里去世了。同年他爷爷又失踪了,据我估计,可能这个事情对小伙子影响太大。所以性格变的暴躁了点,和人说不到两句话,上去就动手了。”片警在一边看了看,叹了口气说道

“恩?还有这么一段啊!”二班长恍然。亲人的突然离去,的确有可能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性格或者脾气。

一排长铁锤摆摆手,接过档案看了看,眉头也是一皱,从他昨天筛选出的资料来看,这个叫夜阳健的国防生小伙子身体条件是很不错的,从小爱好运动,中学时拿过三次全市中学生运动会的400米冠军。所有跑步项目中,400米想跑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后来加入过一支什么车队,搞过极限运动,是国家二级运动员……

初步筛选后,铁锤觉得这小子身体不错,400米成绩好,爆发力耐力血液带氧量应该都不错。玩过极限,证明这小子不是个五大三粗的死脑筋。可以培养一下。

谁知道一看档案就更乐了,敢情这小子还挺好斗的。军人大多对于有血性的人抱有好感。档案里这么多处理意见,应该是不会合格了,但是这个兵他的确想要。铁锤暗自琢磨着,想点办法是不是能让这小子过了政审……

由于篇幅限制,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

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章节高潮不断


首页 - 雷霆反击 的更多文章: